Full Jin Jiangbo interview

Interview on 12 August 2014. Auckland, New Zealand.

KN:  你出生在浙江,在那个地方?

JJB:      对,在玉环,就是一个海岛的地方,有一点像新西兰一样,但是有比较小的海岛,所以我喜欢大海,也喜欢新西兰,因为我的童年就在海边生活, 所以到这里也有亲切感,而且我觉得海边的人,他有一种跟大陆人不一样的一种性格,因为我们那边的人叫做“讨鱼人”, 讨饭的讨,打鱼的鱼,所以我们有一个词叫“讨鱼人”,也是叫“讨海人”,就像向大海讨饭, 我们要有一种敢于打拼敢于闯荡的性格,古代的时候,传统的时候,你出去大海打鱼你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因为那个时候气象科学都不发达,所以他随时有一种危机感。。所以我们很注重开拓,开创,要向大海讨生活。

KN:你什么时候去上海?

这一次我可能在这里呆一个月多一点吧,第一个是gallery 有一个展览,第二个是看老朋友和家人,九月初回到上海,因为在上海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在上海大学因为要教学,要带我的研究生。还要做很多项目, 我们下半年要做关于公共艺术全球的一个研究员的大会,要把一些国际上的研究公共艺术的这些策展人,艺术家,评论家,他们请到我们上海大学,讨论如何建立一个国际的公共艺术的网络,为各个地方的公共艺术的发展和城市乡村之间的文化精神的重塑来讨论一些话题。

KN: 为什么你邀来新西兰?

我觉得两个方面的因素。第一个因素我刚刚给你说的:从小出生的海边,所以我对大海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我就像海里边的人一样,海洋的生物一样,有一种亲切的联系,因为我从小在海边生长,所以我到新西兰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海,反而更加纯净全景漂亮美丽。

第二个方面是因为我在2009年的时候,我去New Plymouth, 然后在那里做我的个展。这个个展我觉得,当初来说,做的很有意思,因为正好是我那个时候在关注全球那些经济变化,然后对全球各地和甚至中国现在的社会政治,他的影响,民生影响,公众民众的一个生活的影响。探讨这个话题的时候就被邀请到New Plymouth做展览,在New Plymouth边上找到一个类似中国东莞的这样一个破旧的工厂。那么我就把这样的历史联系起来,所以一下子让我很有收获,在新西兰很有收获,而且认识了很多的朋友,认识这些人以后让我觉得这里生活也好 ,交朋友也好,有一个network, 然后这里的人也很友好,对艺术,对生活, 他们还是非常享受这些东西。而且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所以基于这两点,我就选择很多的时间包括把我的家庭,我的工作联系起来。而且我也促进了这个第二届的国际的公共艺术论坛在奥克兰大学明年将进行举办,这是国际公共艺术界最高荣誉的,最广泛组织的,目前非常有影响力的,一次国际的论坛和国际的评奖,那么这样的话我也促进他们,第一届时在上海举办,我是秘书长,我来组织策划。第二届我们就让奥克兰大学,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大学和我们上海大学一起共同联手举办,然后有香港的公共艺术协会来一起组织,我们就能够让奥克兰得到更多的国际上的研究这个方面的学者,艺术家,评论家,策展人,他们来关注和讨论跟新西兰有关系的,和全球也有关系的这些公共艺术的话题和文化建设的一些问题,所以这个事情也离不开我的推手。所以我想这个方面都是因为我喜欢新西兰,而且这里有很多好的朋友,也给了我很多好的机会,所以是相辅相成的。

KN:你常常回来新西兰吧?

JJB:我每年都回来,因为我和Starkwhite 有合作,有持续的展览在这里,第二个呢我们还有其他的一些项目,有奥克兰大学美术学院, 伊拉姆美术学院和我们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他们也建立了院级联系关系。我们去年的上海的设计双年展,就是设计界的最大的设计双年展,我们也邀请奥克兰美术学院参加我们的设计双年展, 然后和我们学校的老师,学生,研究生,博士生进行互动,研究关于在地质变化下的城市当中的一种应对灾难的设计的措施,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

KN:我听说在一个Radio Interview,Great Economic Retreat,你去旅游对吧?

JJB:Patea. Taranaki. 我走的很多地方,北岛和南岛,我开车绕了整个新西兰,去兜了一圈,我觉得我应该送你一本我的画册,但没有关系,我可以发一些我的评论文章给你。

JJB:我走了很多的关于新西兰的自然,然后我发现新西兰的自然是非常美丽,而且变化非常多样,有很多不同的地质和地貌,构成的一个很丰富的自然景观,但是同样的它的空气,天气,和它所处的海洋性的一种气候,所以它的雨水,云,雾变化都特别多,这些东西让我想起来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我们中国的一些宋代的山水绘画当中,呈现出的这样一些烟雨迷茫,这个自然的风光极其迷人,被宋代描绘的那种山水和自然的一种精神,我们这个地方这种美学能够感受得到。我就用我的相机拍摄了一些对新西兰的自然,这种重新阅读的一种方式,我用我们在具有东方审美意识的绘画的视角,绘画语言构图的方式,用摄像机来对新西兰自然进行重新的塑造,然后塑造出来的一种我们所说的视觉审美,或者一种视觉的语言的方式,那么我觉得它很接近我心目当中的对中国山水画和中国传统文人对自然和宇宙那种认识的概念,所以我就做了在Starkwhite, 《Nature 作品》这个是做的一个系列。 因为我源于喜欢热爱新西兰,所以把自己感情也流露在我的摄影作品里面,我为什么我会喜欢它?就因为它在我的眼里面有一种不同的美,这种美那么用我的作品把它展现出来。

KN:在我看了你的展览后,我就google你的名字,你说你是一个新媒体艺术家,对你来说新媒体是什么意思?

JJB:其实,新媒体应该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它在历史的各个阶段,它其实对于绘画的媒介,艺术的媒介来说的话,都有一种新的方式,比如是说以前我们在古代用结绳记事,用绳子或者壁画来记录今天我们打了猎,我们祭奠了祖宗,我们结婚了,生孩子,了之类的重大仪式,后来我们用画在纸上,芭蕉叶上或者竹简上来记录这件事情,相对来说画在芭蕉叶上和竹简上,它对于画在岩石上面和记在绳子上面来将传播要快,最后就画在纸上面,印在版画上面,最后我们又把这些东西画在油画上面,到后来我们用摄像机,照相机来记录这些东西,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新媒体,因为它对历史和传统来说它是新的,它通过了新的媒介产生了新的记录,新的工具,新的方法,然后人的新的体验,新的语言的结构,对当下这些新的东西我们就称之为新媒体,因为它对媒体的新的解读,带来的语言方式的不同,而且也带来了一种新的文化的产生,包括现在我们用微信,微信的使用频率比E-mail还要高,所以我相信这些东西都是随着技术的进步,科技的发达,它给我们带来的信息传播和媒体流 的形态,这种形态能带来美学,人的意识,文化的知觉上的一些崭新的思考,这些东西我们就可以称之为新媒体,它带来的一些生态。

KN:在中国有很多新的东西,每天都是新的。比如说上海的发展很多,很快,很大,这种情况对你有什么影响?

JJB:上海很新,作为一个艺术家的话,他应该拥有一种很强烈的对社会,和对社会形势判断,和发展方向的一种自我解读方式和阅读能力,同样也是因为我从事的是当代的艺术,它离不开现在对政治,制度,经济各方面的一个影响,这个影响也会影响我们当代的生活,也影响我们的行为和思考能力,影响我们的概念,我认为作为一个艺术家,他介入到对社会的观察和对当下政治的阅读,用他的一种自我的视角,来重新审视这样的一些事情而做出一些判断,这种判断可以用艺术的方式来进行陈述,比如说我为什么去拍那种大画幅的东莞的现场,大画幅的上海的世博会,因为那个时候就是要从这样的一个现场,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经济的变化,危机的来临中国经济结构面临的一个深度调整的一种预言警示,这种警示我们可以通过这些视角和图像,现场的考古的一种行为可以让你去嗅到传递出这样的一种信息,这种信息可以解读成比较丰富的文本,供这些人去想象。那么我觉得艺术家他可以做的就是这些,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做的背后的故事是什么?让你看到这些东西引发思考,引发你的想象,引发你去解读它,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想拍这些上海的计划。在做这批作品之前,我都是比较忠实地用很客观的镜头和冷静的镜头来反映如实的现场,现场怎么样?会反映到我的相机里,然后我来把它变成作品。在做上海??计划的时候,我就用一种更加广角的视角,略微带点暗角的黑的镜头,黑的色调来做这批作品,2010年上海世博会,2009年是全球经济危机最惨烈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哀呼,大家都认为经济要崩盘了,美国经济也倒闭,欧洲也不行了,赤债危机,中国经济也要进入深度的调整,但是中国为了要保持一个高速的发展,GDP的需要,还是在投入大量的资金来做基础建设,包括举办世界上这么巨大的全球盛会,上海世博会,这些东西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中国要印人民币,来促进这些基础建设,大量的投资,能够得到保持经济的快速发展,一种步调,速度,这种速度就会带来通货膨胀,物价上升,房价上升等等。在这个时段近几年来导致一个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看起来好像是全球的一个很大的盛会,但是它可能会面临给我们带来很大的一个未知数,可能会带来经济上的一个失速,让我们在这种快速变化的节奏当中,失去生活的很多东西,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事实是这样的,就是我们经历的房价飞速上涨的那几年,生活成本压力巨大,大家都变成了房贷的奴隶。现在中国经济在进行 持续的稳定的调整,深度的结构调整,和政府倡导的大量投资归到民间的一种理性的消费,市场的整个消费能力,反正整个都在调整。世界上都不行了,只有我们的政府在掏钱搞建设,那么投的钱哪里来的呢?通货膨胀导致经济的失速,导致的民生压力的增加。这些东西不一定是很鲜艳的颜色,它们是黑色的,所以我略微带了一点主观,这些判断也不一定正确,有可能也只是自己的一种想象。现在来看,也是暗合了我们自己的一种想象和判断。

KN:你觉得在所有展览中,中国观众的反应和新西兰观众的反应有什么区别?

JJB:我做新媒体的东西,摄影的东西,以前的摄影和现在的摄影也有不一样。以前的摄影我是走进社会现场,记录和拍摄那些所谓的可能引发我们社会结构动荡的场景,到后来我拍与自然美学,然后又去做中国的水墨动画,与观众互动的一种作品,那么我想这些作品对中国的观众来说的话他们满吃惊的,是我当时对于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的作品描述,描绘了外国资本,正在逃离中国现场,因为他们预知到全球的金融风暴也来临了,也感知到中国的经济结构上的调整,对他们生意的影响,所以他们快速地撤离中国。包括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一种趋势,所以他们撤离中国留下惨痛的现场。这些东西让中国的观众看到作品后,他们引发的一些惊讶,也引发好奇。另外我做一些新媒体的作品,那些作品让人互动,让人去触摸,自然啊山水啊,让人沐浴在这个里面,真的是希望能带给人欢乐的,你怎么想就怎么想,我只是告诉你我们媒体跟传统文化的一个距离,我们把它架设成这样的一个方式,让你可以去参与进去,然后你怎么去看我们传统的绘画,传统的水墨,传统的文人和艺术家对自然哲学的认识,都是观众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去管它了。但是对摄影我有很主观的意愿在里面,让你看到一些东西,让你学到一些东西。

KN:你的灵感从哪里来?

JJB:灵感有时候是一闪而过,有很多东西也不能称之为灵感,可能是一种研究,我觉得研究文本很重要,研究上下文,研究历史,研究当下的新闻,政治的动态,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这些东西才会促使我去看我应该做什么?而不是说灵光一闪,我不是天才,这些东西都是解剖之后,自己也很开心,感觉研究的结果就像做实验一样,最后就成了我给大家品尝的东西。

KN:你觉得形式和内容有什么关系?

JJB:形式内容,就是艺术的语言上,怎么说呢?其实它们是相辅相成的,我认为两者之间不可或缺,它们不能独立存在,但有的艺术家喜欢用偏于形式的方式来展现他对艺术创造的一种把握。有的人是注重内容,内容的解读和塑造,内容的构造来让他的作品让人感觉到他的深度,可以去阅读他,包括他后面的一些故事。我认为光形式的话更像是灵光一闪的东西,你可以感觉得到很潇洒,很有才气,很令人惊讶,但是你怎么去解读它?揣摩它的厚度,如果你光看它的内容,没有好的形式的话,你不会让人发生兴趣,不会有好的形式去打动人去亲近它和了解它。我觉得这两者之间既是一个传统话题,也是一个永久的话题,形式和内容永远是相辅相成的,有好的内容但没有好的形式,只能变成文本,只有好的形式而没有好的内容,永远只是浮在空中形而上学的艺术方式,它很难让人感觉到背后的深度,可供提供想象的东西。

KN:去年我就在北京,我在地铁上就发现很奇怪,很多人都一直在看他们的手机,但是在新西兰不一定是这样的,我想问你那个God, Go Ahead With Chatting作品是怎么来的

JJB:这个作品我是2010年做的,那个时候已经有手机,但那个时候iPhone还没有那么广泛,大家还是喜欢用电脑聊天,比如QQ, MSN, Skype, Facebook,都在聊各是各样的内容,还有chatroom,那个时候我们的世界都被这些笼罩了,很多人都在连夜地聊,我自己也是这样,是很累的,我觉得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人是要崩溃的,但你崩溃了没有关系,事情还是在发生的,你看不见的世界里面到处都是聊天,这些聊天的东西里面垃圾也是很多的,提供丰富的触角来让你和外面的世界发生联系,有可能在那种 chatroom 里面,你有可能和别人卡拉ok,还可以打麻将,有的还有人在跟你上英语课,还有给你指点股票的涨跌,甚至还有裸聊,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但是你会崩溃,因为这个世界你掌控不了。所以我就在想这个世界迟早会崩溃,在崩溃之前你的脑袋里面想的还是这些聊天的泡泡,这些东西依然在发生。那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件作品。

KN:因为你出生在浙江,我听说浙江是中国最有钱的省,你觉得这样的情况怎么去解释它?

JJB:我觉得浙江人的特点是,第一个,浙江人,温州人都很喜欢往外闯,都很喜欢往外打拼,所以相应的私营企业非常丰富,这样一家一户都能做出好的公司,也往全球销,小商品市场销往全球,在全球百分之八十五的家庭里面,都有来自义乌小商品市场输出的东西。还有世界上很多地方的阀门,汽配,摩托车硬件,很多都是来自浙江的生产,生产的基地在浙江,整个浙江在改革开放过程当中有很多的对外贸易,这些东西都是来自于浙江的一些中小型企业,所以它经济生态活力非常好,那么导致它也非常富裕,增长速度也比较高。但是

经历了经济泡沫之后,温州的经济模式前段时间发生很大的问题,也导致了一部分的金融的风暴,很多的老板跑路,公司的倒闭,跳楼,银行坏账也很多。浙江要找到一个既生态,又环保,最重要是可持续发展的动力的话,它不能仅仅依靠中小型企业,以消耗资源代价提供给全球那些小商品为主的产业模式,它还需要增加一种生态健康,更加环保循环,和科技结合起来,具有文化意义上的,具有文化生产力的那些大中型企业来获得。总的来说,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浙江省,江苏省,长江三角洲这个区域都是借助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快速发展的经济格局下面获得受益的一些人,受益比较多的一些省份,所以相对来说比较富裕,而且浙江人大多数都喜欢做生意,脑子比较活络,也没有负担,喜欢做生意,所以也形成了一种文化,商业文化,大家在一起喜欢谈生意,一下就把生意给谈成了,所以说是很容易把生意做起来的,这也是浙江的一种商业文化人精神上的一种特点。

KN:你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一个老师,所以对你来说一个艺术家的作用是什么?

JJB:这个问题很难,我也常常问自己,艺术家是干什么的?甚至我笑时候喜欢画画,我母亲是做银行的银行家,我外婆也是,我爸爸和妹妹都在银行工作,就我一个人是在艺术家圈子里面工作,所以我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们也不喜欢画画,我母亲问我,你画画干嘛?画画又不能当饭吃,你只能是艺术氓流,所以我想想这个也是他们那个时候认知上的局限。其实现在很多艺术家都很有钱,吃饭是没有问题的,大多数是成功的,但是艺术究竟能做什么?艺术家究竟干什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而且也牵涉到了我们一个做职业是老师的时候,我们怎么告诉孩子,告诉这些学生要投身这个事业,要热爱这个事业,它是有价值的,而不是说它只是一个职业。它是有一种人类的精神价值和社会价值,共同的价值观在里面,就是让你这些人就是吃不了饭都要投入进去。这个确实是很难的,如果一个人是喜欢喜好,知识去实践。但当你吃不了饭的时候,喜欢是吃不了饭的,所以你一定要为了它创造价值,从而得到社会的认可,又运用了文化的力量,让你塑造出你用艺术的方式来告诉社会,艺术的作用是这样的,但是你就是要这样塑造艺术的价值来告诉社会,艺术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对社会有作用的。我们从宏观的角度来说,艺术是文化的一部分,它是我们人类创造文化财富,塑造人类文化精神领域支撑的精神文化发展的,一个组成部分,它能够让你认知这个世界,让你认知不一样的世界,同样也能让你介入这个世界的运作,介入这个世界的塑造和创造,让你能够驱动它,艺术的创造力能够驱动社会的发展,和人的精神领域的空间的发展,可能会打开你的智慧,甚至让你用艺术的方式能发现不一样的事情,不一样的世界的运转。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但是学生可能会问,那我们还能吃饭吗?我能有好的收入吗?这个东西是很难的,但是恰恰支撑你最后实践下去的,绕开那些吃饭问题的,可能就是这个东西。

KN:最后的问题是:对年轻的艺术家你有什么建议?

JJB:我也是年轻艺术家出来的, 我觉得做艺术其实很有意思,像刚才所说的,我能发现不同的自己,我能发掘自我,这样我能发掘不同的世界。所以对年轻的艺术家来说,你的实践是要激发你的创造力的,而不是让你去模仿别人,而不是让你去走别人走过的路,一定要去挖掘出你自己的创造力,你自己的艺术语言,那么形成你自己的艺术世界,这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KN:谢谢!

JJB:我只能说的就是这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He Tangata, baby | 人们,宝贝

%d bloggers like this: